言成言成啊 | Kit Chen's Blog

那些年,我们一起上过学

6月26日晚上11点半,回到了住宿的地方。一直睡到27号下午4点,起来打游戏、洗澡、洗衣服、取包裹、吃饭,整理一下思绪,好好回忆下我的大学。

借鉴孟坤的一句话,“在毕业的一瞬间,仿佛拥有了全世界,又仿佛一无所有”。

那些年

从小到大,无非就是上学、放学两件事。突然有一天,不用上学了,让人觉得,不过就是放了一个长假而已,但是一想到这个长假遥遥无止期,还真有点让我缓不过来。

我的大学里,社团、兼职、爱情、比赛,我都曾经为之付出过精力,但是最后陪伴我的,只是一纸毕业证明、一堆奖学金证书、一身半吊子技术,仅此而已。很可惜,我没有能力将这些维持下去,尤其是爱情。

找找相册,扒出来了这几年我的变化。

这些相片之所以能够保留,还不是我买了10年的小米云存储,吐了吐了!

2016年

2017年

2018年

2019年

2020年到2021年,学会了自己剃头,虽然很猥琐,不过光头真的爽!

记最后一次返校

6月19号中午出发,20号下午4点才到学校。

毕业了,当然不能走寻常路,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翻栅栏进的学校。不得不说,长春的天,真蓝!

这条路,见证了我跑1公里、2公里、3公里、5公里、10公里,到长春市马拉松

这是马拉松之后的合照

还是看看长春蓝蓝的天吧

回到长春,吃到了梦寐以求的烤冷面,7元一份,真好吃!武汉12一份,还不正宗,果然物以稀为贵!

21号,跟寝室出去聚餐,“咱妈能骗咱吗?”,“那指定不能”。貔貅喝了7瓶啤酒,直接拖着回去。

22号到24号,就是在寝室里躺尸、吃喝、打游戏、收拾东西。

6月25日,卖完了被子、书,寄完了行李,取了毕业证、学位证,我的学生生涯到这里画上了句点。

一想到以后没了熬夜打游戏的室友、没有了串寝吹牛逼的同学、没有了一起薅羊毛的伙伴,失落感就来了。

一个人,现在买什么都是直接买,不再计较一两块。但,我还是更喜欢一起薅羊毛比谁薅得多的感觉。

最后,跟同学打了最后一场游戏。

游戏,还是一起玩才好玩!

说到室友,我们寝跟别人寝还不一样,学时能一起学,玩时能一起玩,可能因为每个人都要学习的原因,经常会有一两个缺席,不过还好。这种和谐的寝室生活,只有我在大学里才遇到过,真好。

可是,那偶尔的脚臭跟呼噜,真的让人上头。

放上原来寝室里的大脑袋镇楼!话说我每次写代码,大脑袋就在旁边看着,我都想揉揉它的胖脸,真是个暖男哟!

不过大脑袋老是喜欢躺我床上,这就很恼火!

接下来,就是我一个人开启新征程了,各位保重!

最后,放上一首胡彦斌的江湖再见!

发布:2021-06-27 18:58:06
修改:2022-09-04 14:54:05
链接:https://meethigher.top/blog/2021/graduation/
标签:life graduation 
付款码 打赏 分享
若无法评论请科学上网